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文化

读《啼笑因缘》有感

新萄鲁北发电公司  2017-07-17   李亚伟   10318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很久以前看电视剧,电视剧的名字忘记了,只记得片头有特别提示“根据张恨水同名小说改编”,于是到图书馆借了张恨水的书来看,每一部都很好看。到网上一查,原来张恨水是民国时期著名的“鸳鸯蝴蝶派”作家,专靠他的小说连载,就养活了五六种报纸。看了他的《金粉世家》、《美人恩》、《夜深沉》等,只觉得小说中男女主人公的聚散别离,都跟钱这个东西有很直接的关系,这个特点,在《啼笑因缘》里尤其明显。

 

  明国时期,青年学生樊家树到北京求学,遇到了唱大鼓书的沈凤喜,作为听众,樊家树给了沈凤喜一个银元,一个银元对于樊家树来讲不算什么,但是穷困的沈家人马上感激涕零,让樊家树很是触动感慨。出于好奇,樊家树到沈家拜访,见识到的穷困更加让他惊异。樊家树先是资助他们改善生活状况,同时作为南方人,樊家树又“觉得北京人说话,又伶俐,又俏皮,说起来真好听”,他要资助沈凤喜读书。樊家树出自为官之家,他意识到了和沈凤喜之间的阶级差距,唱大鼓书的沈凤喜自然是不能和樊家树比肩的,但是学生沈凤喜就没有问题了。
 
  可是樊家树没有考虑到,既然沈凤喜和他的出身不同,那么价值观上也会有很大不同。沈凤喜受到的家庭教育只是教她如何活下去的教育,秉承的是“何以解忧唯有暴富”的价值观,所以她越是得到就越是贪婪。改善了生活条件又想要买眼镜,买跳舞穿的皮鞋和丝袜子。对于没有驾驭金钱能力的人来说,轻易得到一笔钱是个灾难。
 
  樊家树的母亲病了,他只好回杭州探病。就在他回乡期间,刘将军也看上了美貌伶俐的沈凤喜。在将军家里,沈凤喜见识了更加舒适的富贵生活,见识了另一位将军姨太太的衣着打扮,她想着,如果嫁给了刘将军,她的舒适程度还要在那位姨太太之上呢。但是沈凤喜的良知又隐隐约约地提醒她,这样做似乎不妥当,若没有樊家树的资助,她还是个叫花子样的人。樊家树给她置办行头,让她看起来像个小姐,才得以幸会了刘将军。樊家树给沈凤喜一共花了两千多块钱,可是刘将军给了沈凤喜五万块钱呢。谁对沈凤喜好呢,当然是出钱更多的刘将军啊。这就是沈凤喜的价值观。既然刘将军肯出这么多钱,那就十分好办了,把花樊家树的钱加倍还给他,他一定不会有意见的。几个月后,当樊家树探病回到北京,沈凤喜已经嫁给了刘将军。
 
  樊家树一心以为沈凤喜是被逼迫的,他却不明白,金钱是个中性的东西,只具有单纯的放大作用。如果一个人原本很幸福,金钱会放大他的幸福,如果一个人原本很狂妄,金钱会放大他的狂妄,如果一个人很贪婪,金钱会放大他的贪婪,他已经满足不了沈凤喜被放大之后的贪婪了。所以当沈凤喜对樊家树说,我一共用了你两千块钱,现在送你四千块钱,借此表一点寸心吧。樊家树才彻底死心了,对于樊家树来说,不属于他的东西,用什么方式得到,就用什么方式失去。沈凤喜跟樊家树接近是因为樊家树有钱,沈凤喜嫁给刘将军,是因为刘将军更加有钱。
 
  将如花青春典当给荣华富贵的沈凤喜,得到了梦寐以求洋楼,汽车,珠宝吗?她的确成了一位贵妇人,然而却过着不堪的生活,刘将军拿马鞭子打她,打得遍体鳞伤却不许她哭,还得含着眼泪唱大鼓书。这跟沈凤喜认为的有钱就能过得好相去甚远。在整日的惊吓中,沈凤喜疯了。
 
  另外一个悄然爱慕樊家树的女子是关秀姑。关秀姑也是出自贫困家庭。樊家树与关秀姑的父亲是忘年交,也给关家提供过帮助,但是关秀姑没有像沈凤喜那样看见樊家树有钱就不断地献殷勤。在关秀姑心里,自己和樊家树的身份是平等的。关秀姑称呼樊家树“樊先生”,沈凤喜称呼的是“樊大爷”。得知樊家树有了心上人,关秀姑病了一场也就放下了。沈凤喜嫁给刘将军,关秀姑以朋友的身份愿意帮樊家树探一探实情。关秀姑以到刘府做仆人为由,混进了刘府。她目睹了沈凤喜受苦,挨打,从刘将军的马鞭子底下救出了沈凤喜。沈凤喜发疯后,刘将军又垂涎关秀姑,关秀姑将计就计杀了刘将军。后来,抗战爆发,关秀姑参加了义勇军,待人接物愈发爽直,见到一个旧人变成一个英姿飒爽的新式女子,樊家树隐约对关秀姑有些动心,但此时关秀姑一心为国家计,再也不惑于儿女情长。
 
  关秀姑是一个具有传统正直心肠的女子,对樊家树爱而不得后,甘愿跳出圈子成全樊家树和沈凤喜;见到沈凤喜受虐待,认为沈凤喜虽有错处,但也是个可怜人,值得帮助和同情;国家有危难,她凭借一身武艺投身于抗日事业,最后为国捐躯。
 
  这部书的传奇之处在于张恨水还塑造了第三位爱慕着樊家树的女子,何丽娜,她的容貌跟沈凤喜十分相似。但是何丽娜的出身却比沈凤喜高出许多,她的父亲是财务总长,跟樊家树是门当户对,可樊家树对何丽娜却并不感冒,因为他看不上何丽娜奢侈的生活作风。何丽娜穿华服,住豪宅,每天不是去跳舞就是去看电影。其实,这正是沈凤喜向往的生活啊,何丽娜简直就是沈凤喜的梦想版。当初,樊家树给了沈凤喜一块钱,沈家人上赶着巴结樊家树,可是何丽娜每年买鲜花就要用掉七八千块钱。在樊家树看来,何丽娜美则美矣,然而毫无灵魂。可是何丽娜为樊家树付出也最多。樊家树不喜欢她去跳舞,她就不去;樊家树不喜欢她奢华,她就清净素雅一些;樊家树要出国留学,她就陪着留学;樊家树要为国家做贡献,她就说服自己的父亲拿出家产来支持樊家树。
 
  最终何丽娜有没有跟樊家树结婚呢,张恨水没有写,张恨水说明不愿意写得太平庸,“留些缺憾,才令人过后思量”。
 
  《啼笑因缘》中这三个女子有不同程度的贫困。
 
  沈凤喜是精神和金钱都贫困,她奉承樊家树是因为樊家树能改变她的境遇,嫁给刘将军是因为刘将军能提供她荣华富贵。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写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暗中标示着价格。每个人的付出和获得都是对等的,爱慕虚荣而意志薄弱的沈凤喜不明白这个道理,她没有想到获取荣华富贵需要付出如此难堪的代价。沈凤喜发疯之后死掉了,她即使不死,也永远是贫困的。在她最有钱的时候,她没有自由,没有自尊,甚至连自己的喜怒哀乐都不能有。这种女子,不见世面,得不到钱犹可,见了世面,得了钱,就只剩下自我毁灭一条路。
 
  关秀姑是金钱上的贫穷,但是她的贫穷没有成为她的禁锢。甚至,她为了混进刘将军府,不惜将自己仅有的一个银元给了中间人。参加义勇军之后,由于抗战缺少弹药,她不仅从沈将军手里募到一大笔款子。而且还成功劝说赋闲的沈将军参战。此时的关秀姑胸怀国家,不是区区一个樊家树能配得上的。
 
  何丽娜是精神上的贫穷,所以她夜夜笙歌,好在她家境优渥,她的精神贫穷没有拖累她。樊家树不喜她的生活方式,她一一改掉,最后出国学医,过上一种重生的生活。何丽娜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她愿意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放弃放纵的生活带来的快乐,愿意去学习,去约束自我。虽然张恨水没有写明何丽娜跟樊家树终成眷属,但我觉得他们是会走到一起的,因为他们俩人有共同向往的生活。
上一篇:火车开往冬天
下一篇:月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