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文化

妈,你也老了

新萄烟台电力公司  2017-05-17   姜丰   10720次
字体:加大 减小

  记得有一次我和妈妈回老家房子的时候,妈妈意外的从破旧的橱柜里找出一堆泛黄的老照片,她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用纸小心地封好带回了家。(照片是在老家老房子中拍的,从右到左分别是妈妈、我、姐姐)我与妈妈一样,喜欢翻看着那些泛黄的老照片,然后听着她讲着当年的故事,哪怕这些故事我听过了很多遍,哪怕我对故事里的很多人物都不熟悉,但那种情景、那种心境真的是我怀旧情绪的最大释放。

 

  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幻想着回到那个少不更事、懵懂无知的年纪,追着飘在半空的蒲公英,看着炊烟,从田埂上悠哉悠哉的跑回家,看着妈妈围着锅台转,然后说:妈,我饿了。
 
  五月的槐花开遍了山间、芬芳馥郁,这么多年了从南京的满城桂花香到南方的遍地油菜花,记不清多少年没有闻到过漫山槐花的味道了,让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老家屋后的那棵槐树,那是一棵见证我长大承载我幼年记忆的树。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昔日的小树长成了参天的大树,仍旧在老家的屋后屹立着,朝朝夕夕地遮挡着风和雨,矢志不渝。即便村子里的老家多少年没人住了,但每次想起那些交错纵横的街道,那些斑驳的红砖瓦和随风飘荡的树丫枝条,想起坐在大树下聊天下棋的街坊邻里,心总会明白,那里永远有着自己的一份牵挂和寄托。
 
  去年清明节我和妈妈回家给爷爷奶奶上坟,结束后妈妈说想带我回村子里的老家看看,想来也是好几年没回去了,我并没犹豫的答应了。来到老家时已是过晌,阳光灼热,只见几只不怯人的麻雀在地上啄着食,偶尔有猫猫狗狗走过,几个坐在房后闲话的老奶奶笑眯着眼同妈妈打着招呼,叫着我的小名说孩子都长这么大啦。我微笑着点头,小时候熙熙攘攘的街道,如今看来竟有些寂寥,沉淀的似耄耋老人般无言。幼年时的记忆开始慢慢发酵,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变了,又仿佛从未变过。
 
  是啊,恍惚间二十年了,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我六岁时奶奶去世后我就同爷爷一起搬离了老家的房子,而后再回来的次数用一双手就能数的过来。二十年了,这二十年快的让我还没来得及用心去想一想,就这样过去了。我凝望着眼前纷飞的杨絮,木然地却如同一块不知伫立了多少载春秋的石头。或许我才明白妈妈为什么执意要带我回来看看,看看这久置多年的老家,现如今不过一座看起来略显阴森的空房子。但对于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的母亲来说这并不仅仅是座房子,她把自己最好的岁月留在了这里,如今她倾注心血养大的孩子羽翼渐丰已经越飞越远了,只是给她留下了太多的念想,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封存或者寄托。只是这老家的房子,多多少少还残留着她年轻时的记忆和她的孩子童年少年时期些许的影子和气息,一直好久好久,久得过了遥远的土地和往昔,过了一茬又一茬剪不断的岁月。在她心里,或许她只是觉得,屋后的大树即使再粗壮,在她眼里也就如树苗一样。而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都是需要有人守候的。
 
  今年4月爸爸的生日,也是我从上学到毕业后的这几年第一次陪爸爸过的生日。那天的晚饭后,她旁若无人似的切着我带回来的生日蛋糕。只是过了一会儿,我无意间瞥了一眼,却看到她的眼角有些湿润,两滴泪水自她疲惫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地滑落,只留下两道浅浅的泪痕,转而却又消失不见,如同这些年来悄然流逝的时光。或许那时那刻的母亲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没有白费,鸟儿有飞回来的一天,呵护这么多年的小树真的长大了。
 
  可是即便鸟儿飞回来了,他也知道他永远也回不到那个年纪了,妈妈已经不再年轻,他已然也不能再有年青时的任性,岁月就是这般无情。它悄然而过,青丝便成了白发,皱纹爬上了脸颊,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的不经意,而走的又是如此洒脱。可时间不会给她丝毫的解答,但我想我可以:妈,你老了,也该多休息休息了,谢谢你这么多年的付出,儿子已经长大了。你放心,今后的路上会有我和姐姐的陪伴,直至,永远、永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