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文化

拾忆

新萄鲁北发电公司  2017-05-09   王恒义   10741次
字体:加大 减小

   以前大多数的乡村院落,如今人迹罕至,杂草丛生且早已被前后左右的高院新房所埋没。经过几十年岁月的冲刷,虽不至于成为断壁残垣,但屋顶的灰色烧制瓦片似乎格外厌倦雨水的清洗,下部的木质房梁亦有所下陷,侧屋里堆满了杂物,几件民国时期的榆木柜子、台桌、床,旁边的轮椅上积压了厚厚的灰尘,有“头”蜘蛛和一张大网。门口的大黄狗蹲在门口懒洋洋,曾经一起与屋内人消磨数不清的孤独时光,如今的坚守,似乎没有了当初见人就吼的狂躁,变迁的岁月里,奉献的忠诚一如既往,独数着自己的后院时光……

 

  “春风一家桃李杏,岁寒三友松竹梅”,大大的墨笔“杏”字,穿透的岁月,看到儿时的调皮,门堂台上的纸香台承载了老妈无数次祈福时的絮絮叨叨,旁边尘封的发黄老照片;我儿时最为欣喜的莫过于除夕放在下面的几颗大大的银元,石灰土坯墙上的木头房梁下横七竖八的挂着那个昏黄白炽灯,自然亮堂着独属它的岁月;东侧厨房大锅旁的大风箱在呱呱作响,烟囱上飘着青烟,刚出锅的馒头:嘿,真香。
 
  姥姥家的院子比这个更简单一些,但是屋内物品却丰富的多。并不是每一件添进的物品都那么令人欣喜,如床边那大罐子氧气瓶。
 
  冬季,向来是年事高的老人难迈的一道坎。对于长期哮喘的姥姥来说,由于今年雾霾尽职尽责的“喂人民服雾”,其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大把大把的药片已不能克服应急的哮喘,不得已添置了那冰冷冷的氧气瓶。
 
  北方的除夕甚是麻烦的呐,都会早早的贴上春联,上午时分要敬神,敬祖,烧香放炮奉元宝,跪拜祈福祷告。耄耋之年的姥姥条理清晰的指挥着我和姥爷完成这场神圣的仪式。
 
  那天大年三十,第一次没有回家……
 
  那天大年三十,姥姥给他们炖了大碗牛肉,乱炖了一大碗菜……
 
  那天大年三十,姥姥说下年,你可一定回来……
 
  骑上静待岁月的“麋鹿”,丈量方圆几里的小乡,细数时光变迁那以前的熟知如今的变化,小叹或物是,或人非的当下。
 
  那次再启程,年味持续凌晨冷飕的黑夜,路旁的灰烬残留着昨天喜庆的余热,透过幽暗,瞥见厅堂神位前的檀香炉几缕清香袅袅……
 
  “辣椒酱别忘了,还有昨天特制的咸菜,红薯拿几块回去煮着吃……”
 
  “这个拿着,路上饿,多拿几瓶奶”
 
  “衣服,衣服……”
 
  还是之前那个朝思暮想,
 
  魂牵梦萦的车站
 
  此刻,却步履蹒跚
 
  扭头望了望,那额旁的鬓白
 
  “娘,别出来了,车外冷”
 
  “进去吧,站外冷”
 
  匆匆,那不该的匆匆
 
  天依旧黑,风依旧冷。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时有雨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站内催人的播报,站外火车的轰鸣。未发邮件里有意无意错别字,决定掐断的最后一段丝连。起脚的那刻,回望再见那装满小盆的三轮车,不争气的水珠,充斥着双眼,嗯,那里终归会有些什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