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文化

雪的“重生”

新萄烟台电力公司  2016-11-08   关文平   7823次
字体:加大 减小

         窗外,飞起了大雪,世界骤然凝白一片。

 

        房屋鳞次栉比,雪斜斜地飘舞,像一袭拨不开的羽纱。铺天盖地的白色,平整而无痕的大地,像极了梦中的那片孤寂而又绚烂的冰原,低矮的灌木伏在地上,披着雪霜,听着大地的心跳,轻轻呢喃着。而树木即使没有了叶子,因为这场雪的点缀,也不显得枯槁苍白。是白色的雪,随心所欲地就把一场梦幻从你桎梏已久的心中解放出来。她的颜色,是生命最初的纯白。
 
        这场雪,似乎温和得像到了南方,轻柔而舒缓,像天使不经意间从指间流泻的天籁,让我联想到理查德的《梦中的婚礼》。蜻蜓点水般轻盈的音符,清澈流淌的音调,跟这些漫天飞旋,沉浸在芭蕾中的血精灵好相配。任何人站在这样唯美的雪景中,都可以独自成画。
 
        记得初来烟台时的那第一场雪引起了我的兴趣。每一朵雪花都那么轰轰烈烈,像壮士赴死,了无夙愿,她们的决心任北风如何叫嚣都无法阻挡,只是唱着高远而激昂的雄歌,冲进需要她们的地方。
 
        任何一场雪,都不是用来赏的,每一朵柔弱的雪花都值得敬畏,她们逃离了阴鸷而诡谲的云,留给世界的是一派圣洁清明。世界因她们的装点才分外妖娆。雪拥有最干净明亮的颜色,可落进泥土,便归于透明,毫无留恋尘世间的美好。无论曾经在空中跳过如何华丽的华尔兹,对于雪来说毫不重要,她们只求重生。
 
        风韵不一又如何,信念相同足矣。由轻盈变得厚重得需要怎样的心啊!一担落之于泥,就要时刻准备好被人不屑,甚至之前的美好都一去不返。可云泥之别,她又怎么会怕!她不想在一味地只会躲在云中,痴痴的望着世间奇异,她早明白自己的执拗换来的也许只是微薄,可是为了重生,她甘愿。谁说只有凤凰才能涅槃,微小的她,便一样可以,也同样得人尊敬。轰轰烈烈之后,只求润物细无声。
 
        雪落轻浅,花白华夏。一帘幽梦,醉于重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