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文化

秋来

新萄鲁北发电公司  2016-09-27   杜春霞   8140次
字体:加大 减小

  进入九月,天气悄然间由酷热变得知性,一早一晚清爽掠过碧叶繁枝,留下午间的那份朗热也正在渐渐升的高远。原本吐着舌头躲在停车场汽车下面的三两只流浪老狗,这几天也卧倒在汽车一旁,朝八晚五地抬起茫然忠厚的大眼睛看了一个又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浅灰工装向着班车来来往往。

 

  秋来,一如既往的平静,宿舍后面青绿的枣子不经意间已有一多半发白瞬间又变成朱红的脸庞,半遮半掩的藏在丰茂的枝叶中。不远处成片的苇草花穗还不到成熟的时候,在遥遥无边的晓风中的顶着一颗一颗松散酱紫的蓬蓬头,倾向水边瑟瑟摇动。
 
  蓦然回首,夏已过,无论是昙花一现还是路边摇摆不败的毛毛草,终不会辜负这一遭春华秋实的经历。人也罢,物也罢,静享秋来。
 
  海的秋因为广漠而过于灰冷,茫茫然冷冰冰;平原的秋过于颓废,采收后会因为失去价值而萎缩,枯萎的绿色中夹满萧瑟的黄,无精打采;而大山的秋,才是自由的五彩缤纷的热情和丰富的宝藏,是果实沸腾的喧嚣,是山花的灿烂。
 
  秋来,漫步山野,一派自然的繁华,仰望金黄的果实,他在展示自己成熟的信心;俯首自在的山花,体会她顽强的承受风霜;轻触清凉的岩石,那份静谧伟岸沉着的讲述着,曾经风雪的历程。或许没有肥沃的土壤,或许没有甜美的水分,或许不是柔和的清风,心中却总有一份伟岸,又或许因为伟岸,便会多了一份磨难。人们总是崇尚伟岸,但是在伟岸的脚下,往往又会望而却步,因为同时看到的还有艰辛和冷酷。这漫山遍野却不知道艰辛的含义,在这里,冷酷和烈热之后知性的生长,生长冬的严寒,春的匮乏,夏的酷热,而后是繁华。
 
  没有繁华,秋也来了。秋夜的院子里渐渐不会有叮出乒乓球一样大的包的蚊子,如果被叮,也只是黄弱细小的蚊子,小小的红疙瘩第二天便消失剩下一个小红点,大可自由自在的出来走走。天空依然高远,星星已然像钻石一样珍贵。没有闹市中五彩斑斓的灯光闪耀,静静的只是传来广场上玩乐的孩子们声音渐远渐稀,黑影婆娑的柳荫下,偶有散步的人轻声细语,这里有“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静隅。
 
  院里密密矮小的枣林,无人看护自由的生长,因为秋,变得丰满肃静,饱满翠红的枣子白天还欢天喜地的挂在枝头,夜里便是草丛中的一枚剩核,欢宴的喧嚣背后往往会是静寂孤独的滋味。花坛里的绿植,一如既往的姿势,秋来,没有喜悦和收获的,也不是空空如也,那或许是一座“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幽暗花园。
 
  秋夜,只是静静的守护着自己的花园就好,丰满贵气的品质,在黑暗中也不会失去它特有的静谧和气韵。
 
  秋来,天高云淡的日子。淡淡的一抹清风吹去炎热,淡淡的一抹清风吹远云朵,淡淡的吹来心高气爽。淡淡的记忆,淡淡的未来,生活风轻云淡。
cost for abortion click what is partial birth abortio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