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文化

小别离:所有别离都肝肠寸断

山东清洁能源公司  2016-09-20   王亚楠   8300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张爱玲有本小说叫《小团圆》讲了一段爱情故事,电视剧《小别离》讲了一段人生故事。

 

  小的时候,看父辈因为子女一点小事就皱起了眉头,实在不能理解只是一点小事何必把眉心皱成很深的川字,所有的眉头之皱都是生活愁的。
 
  《小别离》里的女儿方朵朵像极了大多数普通孩子,本来是块璞玉,不幸掉在“分数眼儿”去了,苦苦挣扎成功把自己逼出国。母亲童文洁,告诉女儿考不上好高中就考不上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你的人生就完了。父亲方圆,憨厚却拎得清世事,努力给妻子安全感给女儿快乐,可他却在一筹莫展的时候说,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好,知道朵朵上了初三要中考一切就变了。
 
  中考&高考,回忆里想起噩梦的小时候。方朵朵所谓的青春期叛逆是被扣上帽子的叛逆,在父母眼里她还是一个无法脱离母体的小baby。可是方朵朵自己已经长成了一天可以更新几千字小说的网络作家。父母不能适应小孩长大,小孩不能理解父母为什么不能尊重自己,这时候偏偏来了个中考,简直是要炸了锅。父母谈的是前途,朵朵谈的是生活。那些数理化如今看来确实没什么实际用处,成年以后的方朵朵八九不离十也是靠写作谋生。只是分数大过天的现实,为数理化受尽白眼。
 
  反观童文洁和方圆,这对夫妻几乎是中国父母的标配。童文洁是将生活看作是战场的女战士,可以流血流汗流泪但不能失败。她对待女儿、丈夫、工作的所有态度几乎都可以从年少时丧失双亲找到原因,对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女儿过分紧张,对丈夫的忠诚度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敏感,对工作兢兢业业。这样的人很厉害,很辛苦,有这样的妈和妻子的人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和犯错的空间。
 
  方圆就想名字一样,很圆很憨厚,工作技能一流也拎得清是非,不逼迫别人不爱着急,对待妻子、女儿、父母犹如教科书般无可挑剔。但方圆的生活也是依附于子女的。这一对中国式标配父母,遇到了中国式家庭标配问题。
 
  我们从生下来第一个被教会叫爸爸妈妈,那时候就注定是同血脉亲情有着稳定连接的人,大多数中国人都是等到上学才会写自己的学名。自我身份,在中国家庭和教育里被最大化的削弱,没有人告诉我们,你来到这世界要作一个顶天立地直立行走的人。电视剧里的方朵朵在自主选择出国之后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从明天起,我渐渐不要做父母保护下的雏鸡,此话一出,父母傻了。童文洁说:“自从有了朵朵之后,我没有离开过她三天。没有了她,我不知道如何去生活。”她把女儿所有的照片摆在家里,因为自从有了孩子,家庭就是游乐场。主角走了,游乐场的一切设施失去了意义。
 
  亲子关系不应当是家庭的第一关系,夫妻关系才应该是家庭的第一关系。童文洁错把生活当战场,职场商场都可以是战场,生活不能。生活不应该是一个年龄一个目标的连接,而是所有事融为一体,像一个有弹性的大圆球。内心感受是生活的第一标准,抛弃生活本质只为目标奋斗的生活是一条有去无回的单行线。
 
  每个人都一样程度上需要生活的烟火气,那是下班之后结束一天辛劳街边配着冰凉啤酒的烧烤,是回到家里可以把自己摆成大字型的软床,是可以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私人空间。这空间是房子,有了感情以后我们称之为家。童文洁和方圆的离别,印证的是“战争中你流尽鲜血、和平中你寸步难行”的道理。但我们会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完成目标,战胜困难,之后一切继续,生活靠的是那一点点信念和希望,是你心中还怀有一丝丝美好的英雄梦想。
上一篇:古琴声里爱生活
下一篇:夜雨点秋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